此时一只靓猫猫路过

1

是关于自己原创角色死前的故事吧



幅画,上面沾上了星星点点的红色液体。是颜料吗?我这么想着去刮了刮画布,但那红色似乎并没有减少。我的手腕有些发疼,可能是今天画了很久,我放下画具,想去整理一下被挽在脑后的头发,却在脖子上摸到什么东西,那个触感应该是创口贴。我想起之前不小心被一个同级生划伤的伤口就在那里,但我却忘了什么时候将它处理过了。

我用手指轻轻摁住那个地方,即使是现在看到那位同级生我的脖子也会隐隐作痛,仿佛看到他就能想起脖子被割伤时冰冷的触感。我还记得那位同级生手中的小刀,他当时说了些什么倒是都没了印象。我捂着脖子一路走回家,吃晚餐,洗漱,上床。

脖子那里热热的,可能是刚洗过澡,身上的水还没有完全干掉,我甚至能感受到颈间的液体了流出来。

我瞥了一眼我的身侧,浅绿色的床单上一块红色蔓延开来。

我想那是画室的红色液体没有洗干净,然后我闭上眼睛。

做了一个脖子被割开的梦。


摸鱼,p1是给洛洛的互绘

普通感想

【你不知道吗?人的善意是有限的。】
看到我一脸担忧地转发了一条遗书一样的微博时我朋友突然凑到我身边说了这么一句意味不明的话。
【多关心一下别人也没什么不好吧,你看这个女孩儿多可爱,却遇到了这种不幸的事,她一定过得很不好……】我把图片放大,指着中间的一小段。说实话那个女孩子的经历很难让人不产生同情,再加上她那看起来没有在责怪任何人的语气,我仿佛能看见一个小姑娘微笑着朝我挥手告别。
朋友却是摇摇头笑了两声,说了句你真是个善良的人就离开了。我听不出话里的感情,不知道是夸奖还是嘲讽,但他人的想法并不会影响我,为他人的不幸而难过对于我这种感性的人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即使这并不会起什么作用。
即使朋友这么说了,我仍然关注着这件事的后续。网友们对她的关心使我心里也充满了微妙的暖意。直到某天,一个自称认识她的人站出来说了一些关乎【真相】的话,接着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指出这件事情的真相——女孩儿根本没有什么困难,她所说的一切不过是因为他们自己做错了事而自食恶果罢了。越来越多的证据也证明了这件事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
我看着那一则则阐述真相的讯息,感到一阵愈来愈强的寒意。
即使这样我也选择相信那些为自己的困难发声的人们,但最终只是残酷的现实一次次带着我往更深的地方坠去。
现在,我放在鼠标上的手指已经无法再像原来一样轻松地点下转发了,我也不会思考自己怎样可以尽力帮助他们度过困境了。
这件事会是真的吗?
这种【不正确】的想法开始逐渐占据我的脑海。

人的善意是有限的。

我突然想起了朋友的这句话。人的善意是有限的,我们把他人的感激和幸福作为自己善意的原动力,而在遭受欺骗的过程中,这种原动力也开始慢慢消失了,久而久之我们所怀有的善意也就不复存在了。

电脑屏幕上显示着一个独自在外的女孩可能被不明组织盯上的消息。我暼了一眼图片"八成是自己写的吧",这么说着,我关上网页笑了两声。